小艾登家里出现了月亮先生

【赫海】Mr. Hedgehog🦔—1

Hello 大家好我是瑞秋!!!


▪️脑洞来源于熊猫小姐和刺猬,没什么文笔可言,情节也有点狗血,尽最大努力不雷到大家

▪️白天甜点师晚上调酒师兼陪酒陪聊海X黑道大佬赫


Chapter 1


李东海趴在柜台上,盯着那个坐在窗边的男人。男人在这里已经坐了两个小时,李东海也盯了他这么久。


“真帅啊…鼻子真挺,鼻头圆圆的,想戳…嘴唇薄厚正好啊,是我的理想型,锋利的下颚线真是名品!就是看不到眼睛啊,怎么刘海这么长!” 甜品师先生在专注地痴汉了两小时之后在自己设计蛋糕的图画本上写下男人的特征,顺便在旁边画了好几颗心。


“叩叩” “叩叩” “叩叩”

骨节分明的长手敲打着李东海面前的玻璃柜台,似乎是感觉到了阳光不再刺眼,正想抬头看看是哪个讨厌鬼挡老子看男神,结果一下子撞进了男人深邃的眼神里。


“噗通”“噗通”“噗通”

李东海右手捂心左手瞬间合上素描本并且扔到一边,发射标准一字笑:“这位顾客,请问我能帮您什么吗?”


“嗯…布朗尼很好吃,把剩下的都给我打包了吧,还有那边的草莓牛奶,也给我两瓶,谢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好好听!!!心空!!!”李东海心里面已经激情澎湃,然而脸上除了职业微笑还是职业微笑。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片刻。”说完嘴咧地更大了一些,露出小虎牙,转身忍不住偷笑。完美,我李东海的猫咪笑可是斩男神器,就算你是唐僧我也能撩死你。


只可惜小傻子没能看见对面男人红得能滴出血的耳朵尖。


回过身来男人已经收好表情,一张脸比冰柜还冷。李东海以为自己碰了铁板,也不敢言语,只好默默地把剩下的布朗尼拿出来放进盒子里,随手又从后面的冰箱里拿了三瓶草莓牛奶。


“我只要两瓶。”

“这瓶当我白送您的,您买了这么多东西我这甜品师要有些表示嘛。”


李赫宰心里面想着这小家伙怎么这么甜,表情管理瞬间失败,勾着嘴角掏出钱包麻利儿地付了账,又抽出三张一万的,放到桌子上,敲了两下示意李东海这是小费,李东海倒也不觉得不好意思,抬手把钱放进衣兜里,“谢谢李先生呀,明天再来?” wink是附加服务,眨得李赫宰那叫个心神荡漾狼血沸腾。


“你怎么知道我姓李?”李赫宰继续绷着脸装冰山。


李东海学着李赫宰的样子敲敲他的钱包,“身份证露出来了呀,赫宰xi。”


李赫宰噗嗤一声笑出来,露出粉红色的牙龈,“小家伙还挺有意思,明天见。”


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提琴手弹拨低音贝斯,一下一下敲在李东海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可他不想管,他甚至想让李赫宰看见。


李赫宰看见了,又冲他笑了。


“呀!你笑什么!”

“附加service。”


烦死了,他可真会撩。



思春少年李东海想了一下午的李赫宰,直到太阳下山还趴在柜台上傻笑。回过神之后动了动酸涩的肩膀,去后厨整理了食材又把店里打扫了一遍,擦到李赫宰坐过的椅子时,李东海像是对待珍宝一样慢慢地拿抹布蹭,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才恋恋不舍地关门落锁,仿佛要再呼吸一次有李赫宰独特冷香的空气。


走出咖啡店门口的小院就看见那几个小混混朝自己走过来,刚刚满心的欢喜全被冲散,冷着脸朝反方向快步走去,然而还是被拦住。


“哟,这不是我们的小东海吗?这么晚了还在街上逛,不回家照顾老头子了?”

“请你让开,这个月的钱我已经还了,保护费也交了,再拦着我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呵,我忘了,我们小东海啊,今天可是遇见了白马王子呢~怎么,从来都卖艺不卖身的小东海沦陷啦?要是你的白马王子知道你晚上干什么勾当还愿意来你这小破咖啡馆跟你玩儿电视剧里的那一套?”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东海冲过去和混混头子平视,手里死死地攥着那人的衣领,“我警告你别碰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快就给他说话啦?我们老大追了你两年也没见你多看他两眼,这小白脸有什么好?不就是穿个西装打个领带,还是说我们小东海算计好了要傍大款?“

“你别欺人太甚!”


混混头子拍掉东海的手,转而搭上他的肩,“你要是跟哥儿几个去喝一杯,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不然明天你就见不着这小白脸了。”

“把你的脏手给老子拿开!”李东海发了狠,右手使劲一拽,右肩抬起,生生把混混头子的腕骨怼到脱臼。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小爷我原来是白混的,老子拿着棒球棍茬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玩儿泥巴呢。我爸是欠了钱,我也在按时还,你们再找我麻烦,我一个一个给你们免费开瓢!都他妈滚!”

“操的,李东海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你!”


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已经晚了二十分钟,李东海只好从走改为跑,一路狂奔到酒吧。


白天禁欲的商业精英也许是晚上蹦迪蹦地最欢的,李东海早已习惯在疯狂的人群里穿梭,终于在20:30到达工作岗位。


“今天晚了不少啊,海。” 老板见东海换好侍者服立刻凑上来,“朴总点名要你过去,人家已经等了好久了,你赶紧地过去!”

“哦” 李东海装作木讷的样子点了点头,托着果盘和酒往包厢走。

“别忘了把领结拿下来!领口开两个扣子!”

“知道了” 李东海换左手托着东西,右手解开领结放进口袋,扣子解开到胸前,露出隐隐约约的胸肌。


“叩叩”

“进来!”

李东海低着头进包厢,脑子里面想着怎么才能避开这男人的咸猪手,两年了,自从父亲欠了这人的钱,这人每晚都来这里找东海,美其名曰喜欢东海调的酒,其实就是想睡他。


“东海啊,快过来见过李总,今天李总来谈生意,快给他尝尝你调的酒!”


朴总的声音和外面震耳欲聋的音乐让李东海有些眩晕,他把托盘上的东西拿出来在桌子上一一放好,感受到朴总盯着自己胸的目光,李东海苦笑,又想起了逆光而来的李赫宰,他是那么好。


抬头之后他宁愿自己从未进过这个房间。


李赫宰正冷笑着看他。


一瞬间李东海恍若置身冰窖。


TBC








评论(9)
热度(33)

© AidenMoon✨ | Powered by LOFTER